大卫·凯奇传奇——导演《暴雨》

(发布于2010年4月中旬)

■上海证交会

点:2月16日,浪漫之城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高蒙电影院线即将上演“首映式”。 首映式的主角是观众最期待的年度杰作《大众软件》(大雨)。 这里有热情的粉丝,包括所有四位“明星”和他们的“导演”大卫凯奇。

"《暴雨》不是AVG “

人们习惯于将Quantic Dream的新作《暴雨》归类为冒险游戏,只有制作人大卫凯奇不这么认为。 他甚至认为《暴雨》不仅应该被视为一个游戏,还应该承载更多的可能性,比如让玩家导演不同的故事,展示剧中人物的情感纠葛,而不是纯粹的乐趣。 像所有浪漫而执着的法国人一样,大卫凯奇对游戏有着非同寻常的敏感性。

老玩家

大卫凯奇是骨级的老运动员。他的第一个游戏是《暴雨》 (Pong),电子游戏的创始人。 然而,在他决定进入游戏圈之前,他只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毕业后,他创办了一家音乐制作公司,为电影和游戏做音乐工作。例如,他为SEGA医学博士的游戏《乒乓》制作了一组墨西哥风格的音乐 事实上,他迫不及待地想进入游戏圈。1995年,他建立了自己的游戏公司极限工作室。这个听起来很干涩的名字并没有持续很久,而是被响亮而迷幻的名字“数量梦”所取代,这个名字很有诗意。 大卫凯奇说他希望展示科学和幻想混合在一起的感觉。

恶灵城

量子梦的每一个旅游片段都可以拿出半天。例如,第一个游戏《猫和老鼠》(O Mikron : The Nomad Soul)并不为所有人所知,但大卫鲍依(20世纪摇滚传奇之一)受邀演唱主题曲。 《恶灵都市》的原型最初是基于PS平台开发的。大卫凯奇于1995年开始研究PS的性能,并试图在该主机上创建一个完全实时的3D开放交互环境。这在当年确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想法。 这个想法被游戏发行商Eidos Interactive震惊了,因为索尼只是游戏行业的一个新生,任天堂正处于巅峰时期,世嘉的总经理仍然热销.Eidos总结道,PS“不会持续六个月”(事实上,另一款Eidos游戏《恶灵都市》将很快书写PS平台的传奇)。结果,这款游戏反而在个人电脑上销售。 说起这段经历,大卫凯奇仍然感到非常遗憾:“我们一开始听得太愚蠢了。如果我们能坚持下去,也许我们可以?贕TA3之前创造一个开放的3D世界。” "

《古墓丽影》 的故事设定十分有趣。有一天你正在玩着一款名为“Omikron”的电脑游戏。突然从屏幕中跳出一位自称Kay'l 669的男人,他身着奇装异服,来自未来都市Omikron,请求你协助破获一桩谋杀案,于是你的灵魂附身于他,来到了屏幕另一端的都市Omikron。在调查的过程中,玩家发现连环谋杀案的凶手并非人类,而是一名恶魔。“Omikron”这款游戏就是恶魔诱骗人类到此的工具,当游戏中角色死亡后,现实世界中的人也会被恶魔夺走灵魂…… 《恶灵都市》 初步展现了David Cage的写作功力,游戏的剧情曲折离奇,让人大呼过瘾。可惜由于开发经验的不足, 《恶灵都市》 并未获得一致好评,随后的DC版由于移植素质低下而惨遭失败,David Cage不得不放弃了他预想中的下一个游戏。2000年,David Cage差点就能筹措到足够的资金,但在最后时刻,一位投资人觉得游戏业风险太大而没有出手。但这只筹措来的一半金额已经为工作室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此后长达6年的时间里,Quantic Dream一直在干David Cage的老本行为电影和游戏提供音乐与动作捕捉等支持,同时在条件适宜的情况下谋划新作。 2005年,计划已久的“互动电影”《恶灵都市》(华氏,这是欧洲版本的名字;美国版本被称为“靛蓝预言”,字面意思是“靛蓝预言”),可在个人电脑、PS2和Xbox平台上使用。第二轮量化梦突然让人刮目相看。

华氏

以英雄的独白和一只乌鸦在纽约空滑行开始,玩家进入《华氏》的故事 主角卢卡斯凯恩(Lucas Kane)突然无缘无故在一家咖啡店的厕所里杀死了一名清洁工。这不是他的遗嘱。醒来后,他开始清理现场,然后不断逃离警方,发誓要找出是谁控制了他。 《华氏》走了一条与《华氏》完全相反的路。 场景的自由和开放被彻底抛弃了。 游戏由封闭场景的“表演”连接起来,这些封闭场景中的细节是完整的。 是的,大卫凯奇只是想感受一下这部电影。 在他的剧本中,希区柯克和科恩兄弟等着名悬疑电影导演的影响显而易见,玩家需要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做出选择。 例如,在原来的厕所里,卢卡斯面对着被他杀死的陌生人,而一名正在咖啡店休息的警官正准备解手。 照片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卢卡斯被玩家操纵,另一部分是准备去厕所的警官。 运动员应在规定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清除厕所里的痕迹。 这不仅可以平静一个人的情绪,还可以减缓尸体被发现的时间,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逃离现场.这里的细节是:如果玩家不付账(通常不付),店员会在你开门前打电话给你。 这些精彩的惊悚情节在游戏中比比皆是,这让人们在游戏开始时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大卫凯奇对故事经历持一贯态度 《恶灵都市》不允许故事从属于游戏,而是允许游戏中的所有元素为故事服务。 玩家在游戏中的任何行为和对话中的语言选择都可能影响情节的发展。 例如,在一个场景中,卢卡斯的前女友来到他的公寓拿走一些东西。如果玩家温柔地对待她,她就能再次和她做爱。如果天气不好,她会直接离开。 类似《华氏》有4个主角,游戏中有3个主角,卢卡斯是嫌疑犯,卡拉和泰勒是警探的搭档,他们的目标完全相反。 如果卢卡斯逃脱得好,后两个就更难抓住他了。

大卫凯奇在他的发展笔记《暴雨》中解释了他的初衷 他说,他一直在想,为什么在游戏产业如此发达的今天,仍然有许多人不能接受游戏,或者当他们有其他娱乐活动时就放弃游戏?他曾经和出版商讨论过这个问题。出版商的态度是:“玩家想要什么?这当然是毁灭!然后我们会让他们毁灭 大卫凯奇说:“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人对游戏不感兴趣。”。他们想体验更丰富更深刻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射击僵尸和轰炸汽车。 “大卫凯奇决定创造一个每个人都喜欢的游戏,这样玩家就可以融入游戏环境,不依赖暴力,而是用情感来感动人,弱化破坏的元素,让玩家通过武力以外的手段获得更多乐趣。

随着《华氏》,大卫凯奇终于尝到了成功的喜悦。 在AVG奥运会上,全球媒体的平均评级为84.89%,表现出色。 但是《华氏》并不完美 甚至可以说,它的高水平创新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游戏的巨大缺陷。 最重要的一点是剧本失控了!因为游戏需要不断引起玩家的紧张,为了故意制造剧情冲突,主角变得像《华氏》中的尼奥(Neo)一样在游戏中间翻墙。 此后,各种夸张的元素如外星人和邪教出现在舞台上。主角起死回生了。卡拉莫名其妙地爱上了她的囚犯,没有感情积累。玩家突然被游戏后期的各种变化弄糊涂了。直到卢卡斯像超级赛亚人一样发出冲击波来解决电子人,僵局的脚本才停止。 大卫凯奇也承认剧本有点夸张:“《黑客帝国》在情节上的失败是它没有建立足够的基础。" 我们希望在结尾增加更多的内容,但是我们没有真正达到我们的理想要求。 尽管如此,《华氏》仍然卖出了数十万套,漂亮的动作捕捉技术也为Quantic Dream做了一个现场广告,所以这次他不用再等6年了。 当他开始创作《华氏》时,他最终选择了一个没有任何超人元素的真实故事。

暴雨

2005年在E3,量子梦为虚拟演员的试镜带来了一场技术演示。Gensonnie对《暴雨》充满兴趣,并立即使其成为PS3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暴雨》的情节围绕着杀害儿童的“折纸杀手”和围绕着杀手出现的许多谜团展开。 游戏中有4个主要角色,一个是被凶手绑架的父亲,他会尽全力在游戏中救他的儿子。第二个是对“折纸杀手”感兴趣的女记者。第三个是追踪凶手的私家侦探。第四个是联邦调查局特工,他与警方合作解决了这起杀人案。 在游戏中,这四个角色似乎没有交集,但由于目标相同,他们有无数的关系。

延续《暴雨》、《华氏》未完成的遗产,走向真正的互动电影 “球员们不是在看比赛,而是依靠自己来发展各种各样的故事。玩家本身是剧本作家、演员或导演 ”大卫凯奇自信地说道 游戏最初的场景展示了这个故事无尽的可能性:玩家扮演的父亲带着疏远的儿子回家,一起度过一个晚上。 与《暴雨》中刻板的对话和行为选择相比,《华氏》中的一切都变成了自然的表达:儿子会看电视,自己去厕所;你也可以做任何事情,出去打篮球,洗衣服,或者去储藏室回忆过去。 你可以强迫你的儿子学习,甚至粗暴地关掉电视,或者让他再玩一会儿。 当他咳嗽时,你也可以关心和细心,给他吃感冒药.自然行为和聊天内容成为改变游戏情节的要素 不同的玩家在不知不觉中有不同的故事发展.

正如大卫凯奇所说,《暴雨》是一个完全现实的故事。预示和转折点非常自然和感人(我在这里第一次写完了《暴雨》) 在《暴雨》下,高大全没有英雄,但是玩家觉得有血有肉。

“我们每个人都有弱点,让我们如此真实 ”大卫凯奇总结道《暴雨》 关于下一场比赛,他说他已经考虑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