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与去杠杆发挥综合作用

专家解读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率下降“强监督和去杠杆综合作用”自今年以来,社会融资规模的变化引起了广泛关注 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长9.1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03万亿元。 社会融资规模6月份增加1.18万亿元,比5月份增加4180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5902亿元。 截至6月底,社会融资存量为183.2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8%、0.5%和3%

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以来中国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总体上是合理的,但在一系列强有力的监管和去杠杆化政策的综合作用下,新的规模逐渐下降。

“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长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表外融资大幅下降。尽管人民币贷款等表内融资有所增加,但未能弥补相应的融资缺口,这也是去年底以来一系列强有力监管政策的结果。 自第一季度以来,这些数据的变化已经显示出来。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说

具体分析:一方面,表外融资监管加强,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持续萎缩 自去年12月以来,监管部门先后发布了《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 《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 《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等文件。因此,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自今年1月以来明显收缩。1月份分别比上个月增长1315亿元和1790亿元。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增长率基本上是负数。

另一方面,票据承兑的监管更加严格,银行对账单中的票据贴现融资超出预期。 今年年初以来,监管部门加大了对票据领域违法行为的执法力度,实施了数百项处罚,没收了7亿多元人民币。 5月,监管部门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跨省票据业务的通知》,进一步要求银行加强票据承兑和贴现的信贷管理,加强对票据再贴现和回购销售交易对手的风险控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融资的增长。

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借贷受到严格监管,投资和融资的放缓降低了社会融资规模。 此外,自今年年初以来,在去杠杆化和收紧整体流动性等供应方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的环境下,企业信贷违约有增加的趋势。4月中下旬至5月25日,9家企业10家债券违约,主要是前期负债较高的民营企业。 因此,投资者对中低评级企业产生怀疑,难以发行信用债券。5月份,企业债券融资从4月份的3766亿元增加到434亿元减少。

今年4月底,备受关注的新资本监管条例出台。有人认为,新资本监管条例的出台也影响了社会融资规模的变化。

对此,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亮认为,从研究角度来看,新规将对5月和6月的社会融资规模产生一定影响。 然而,新法规对社会融资规模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非标准资产投资的限制、金融机构间资产管理产品的相互嵌套以及渠道服务的相互提供上。 新资本管理条例的市场影响提前发布,发布后非标准投资规模基本稳定。

自2017年以来,随着各行业强有力的监管政策的实施,金融机构开始缩减表外资产规模 宗亮认为,新资本管制条例的制定将从2017年初到颁布需要一年半的时间,市场已经预料到了。 新规出台后,金融机构开始整改。嵌套产品和渠道业务的规模继续下降,但没有悬崖般的产品收缩。银行理财产品的非标准投资规模也变化不大。 截至5月底,银行表外理财产品余额为22.3万亿元,比4月底下降5000亿元,降幅为2%,非标准投资占15%,与新规出台前持平。

同时,新的资产管理规定严格限制了资产管理产品在期限匹配方面对非标准资产的投资,阻碍了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两高一盈”等行业的重要融资渠道,加速了前期积累的债务风险暴露,增加了信用违约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仍有一些监管政策有待出台。要认真评估市场影响,合理把握发行时机、执行情况和节奏,避免造成市场异常波动。 (记者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