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佰奥发展前景堪忧 采、销、存均有疑点

?

全文由3306个单词组成。读了大约6分钟后,仍然很难预测昆山鳌拜的进一步扩张是否会如预期的那样。然而,其收入、购买和库存数据也不正常。

10月15日,昆山鳌拜智能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鳌拜”)发布招股说明书,向创业板发起冲刺。昆山鳌拜此次发行股份总数不超过1.23亿股,发行后股份总数不超过4.93亿股(含)。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生产项目、建设项目、R&D中心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记者《红周刊(博客,微博)》查看了他们近年来披露的收入,发现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昆山鳌拜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7亿元、2.49亿元、3.44亿元和1.8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5.6%、46.75%、38.21%和13.36%,总体呈上升趋势,但收入增速从去年至今年上半年明显放缓。报告期内,昆山鳌拜的消费电子和交通行业占总收入的90%以上。然而,这两个行业目前发展缓慢。他们有可能进一步扩张吗?这是有争议的。此外,通过梳理招股说明书中的相关财务数据,记者《红周刊》也发现昆山鳌拜的数据在收入、采购、库存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异常。根据招股说明书,昆山鳌拜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智能设备及其零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为客户提供全套设备及相关零部件,实现智能制造。公司的下游产业主要是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电子产品和以汽车为代表的交通运输。报告期内,两者合计经营收入分别占97.04%、95.3%、92.2%和93.92%。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上述两个行业已经显示出复苏的迹象,但它们仍然萎靡不振。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所发布的数据,9月份,中国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为3623.6万部,同比下降7.1%。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1月至9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814.9万辆和1837.1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1.4%和10.3%。产销数据的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原材料需求,这自然会对昆山鳌拜的进一步扩张带来一定的挑战。此外,在报告期内,昆山鳌拜的主要客户的依赖性相对明显。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9年上半年,昆山鳌拜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1亿元、1.31亿元、2.62亿元和1.41亿元,分别占总销售收入的65.39%、52.57%、76.2%和76.89%。其中,对李顺精密(证券交易所)的依赖尤为严重。2017-2019年上半年,其对李顺精密的销售额分别为3058.58万元、3003万元和8165.78万元,分别占12.30%、57.96%和44.50%。过度依赖大客户可能会使公司在业务活动中声音微弱。同时,如果大客户管理不善或两者合作出现问题,也可能影响公司自身的运营。客户依赖的另一个不利因素是营运资本可能被大客户占用,这将对企业的流动性产生不利影响。昆山鳌拜似乎也面临着这个问题。报告期内,昆山鳌拜应收账款分别为6400万元、1.48亿元、1.32亿元和2.1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总收入的37.74%、59.38%、38.27%和115.03%。应收账款过多也使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6年的3.38降至2019年6月的1.07。从这个角度来看,昆山鳌拜的收藏压力越来越大。更重要的是,昆山鳌拜的造血能力也相当有限。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58.01万元、-2291.35万元、4918.8万元和-2389.83万元。可以看出,它的大部分净利润并没有带来资金的任何增加,相反,在一些年里出现了净流出。异常收入数据《红周刊》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分别计算了昆山鳌拜2017-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数据,发现其财务数据之间存在异常的交叉核对关系。

风数据显示,昆山鳌拜2017年总收入为2.49亿元,报告期内主营业务占比超过99.9%。根据当年17%的增值税计算,当年的含税收入约为2.91亿元。根据财务衔接关系,该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将在财务报表中反映为同一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应收票据等营业债权的增减。在本年度合并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收到的现金”为人民币1.8亿元。扣除预付款的影响后(增加462.7万元),本年度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可计算为1.76亿元,与含税收入2.91亿元相差1.15亿元,即本期收入1.15亿元应反映为因未收到现金而增加的经营性债权。从资产负债表来看,2017年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包括坏账准备)为1.8亿元,比2016年底增加9537.2万元,比理论上增加1.15亿元减少1969万元,这意味着昆山鳌拜2017年有约1969万元的含税收入和无现金流入等相关数据。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数据,类似的情况也会发生。

2018年,昆山鳌拜的总营业收入为3.44亿元。考虑到增值税将从当年5月份的17%下降到16%,如果采用月平均税率,当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可计算在4亿元左右。在综合现金流量表中,昆山鳌拜2018年的“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所得现金”为3.94亿元。扣除新增247.2万元预收的影响,当前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为3.91亿元。如果与含税收入核对,约有859.71万元含税收入没有现金流入,应反映在经营性债权的增加上。但是,在资产负债表的期初,2018年底,昆山鳌拜的应收票据和账款(包括坏账准备)没有增加而是减少了,共减少1835.8万元,与理论金额相差2713.5万元。

2019年上半年,昆山鳌拜的总营业收入为1.84亿元。当期营业收入、现金流量和应收债权之间的交叉核对关系采用同样的方法计算。昆山鳌拜2019年的营业收入数据也存在一定的异常。目前含税营业收入仍比现金流量和新增债权多1469.3万元,涉嫌虚假增加营业收入。异常采购数据除了上述收入数据外,昆山鳌拜的采购数据也有很多令人困惑的地方。招股说明书显示,昆山鳌拜2018年从前五大供应商处购买了4723.57万元人民币,占29.08%,据估计当年购买总额为1.62亿元人民币。根据前4个月17%的增值税和后8个月16%的增值税,可以计算出当前含税购买金额约为1.89亿元。从财务清晰度的角度来看,扣除含税购买部分形成的相关负债应该是购买支出的现金。同年,昆山鳌拜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没有增加,但比上年减少了1231.78万元,也就是说,理论上今年现金支出约为2亿元。但实际上,昆山鳌拜2018年“以现金支付商品和服务”的合并现金流量表为1.94亿元,不包括预付款的影响(增加529.5万元),当年购买相关的现金流总额为1.88亿元,比理论支出金额少1292.93万元,即购买1292.93万元没有现金流支持。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恐怕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库存数据有很大差异。对昆山鳌拜2018年库存数据的进一步分析表明,交叉核对也存在异常。根据招股说明书,昆山鳌拜在2018年购买了1.62亿元原材料,消耗了1.45亿元直接材料。从运营成本中直接消耗的材料中减去采购的原材料总量。理论上,这部分未消耗的原材料应计入当期库存变动,即2018年库存中应增加1776.52万元原材料。查看昆山鳌拜同期库存数据,2018年库存原材料为594.63万元,比上年减少578.87万元。此外,按直接材料占经营成本的比例计算,在制品、库存商品和已发商品中应存在部分原材料,总金额为5922.64万元,上年末同一项目总金额为4698.08万元。2018年这些新增商品所含原材料比上年增加776.5万元。扣除当年减少的578.7万元后,2018年各存货中的原材料比上年增加195.6万元,与理论金额1776.7万元相差1571.8万元。显然,库存数据的不同之处在于,该公司需要更详细地披露关于总采购构成的数据,否则其库存的真实性就非常值得怀疑。对于正积极进军创业板市场的昆山鳌拜来说,上市前仍有必要解释其财务数据中的疑点,而不是带着问题上市。

END(这篇文章已于10月26日《红周刊》发表)。

请在文章下方留下一个公开号码名称和身份证以便重印。请在转载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于鸿侃金融(hkcj2016)和作者。

这篇文章从微信公众号《虹坎财经》开始。文章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贺勋的立场。投资者应在此基础上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