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斯瓦兰?辛格:美国给世界挖下的“陷阱”

最近,一本名为《美国陷阱》的书在包括印度在内的跨国媒体和学术界引起轰动。这本书的作者是法国阿尔斯通的前执行官弗雷德里克皮埃尔奇(Frederic Pierucci),原版法文版现已翻译成多种语言。作者认为,主要原因是本书的主题触及了全球商业界敏感的核心。

世界各地的商业和商业界经常抱怨美国历届政府的艰难斗争:美国用国内法惩罚外国公民,即使案件不在美国的管辖范围内。近年来,这一趋势已经加速,并成为当前白宫“美国优先”政策的一部分。这项政策的核心是美国“例外主义”的独特性。

美国破坏了其自以为是的行为标准(特别是腐败和/或违反美国制裁),迫使外国公司及其高管提出要求,并实施严厉的单方面惩罚。这种做法一直是美国历届政府和其他新兴大国之间的一场争议。俄罗斯,中国和印度以及其他国家一再反对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实施“单边主义”和“误导”制裁和欺凌。然而,美国仍然依赖其国内法,不仅惩罚目标实体,而且在商业和国防部门摧毁或接管其竞争对手也是司空见惯的。

在通过国内法实施“长臂管辖权”的情况下,我们一方面可以看到《美国陷阱》中披露的那种,美国首先拘留了外国企业高管,然后逐步“肢解”或帮助美国公司兼并另一方面,美国也肆无忌惮地拘留外国领导人,并以维护地区秩序和法律的名义在美国法院受审。

这种行为并没有停止。近年来,美国国会仍在推动通过一些寻求海外执法的法律。美国通过全球军事部署已成为“每个国家的邻国”,并已采用各种法律来寻求掩盖这种商业和技术霸权。我们可以看到,自1946年以来《麦克马洪法案》,美国已经禁止任何共享核技术,甚至盟国也没有。重要的是要知道来自盟国的科学家们对着名的“曼哈顿计划”作出了重大贡献,这使得美国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中最强大的国家。 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核不扩散法”,禁止将任何敏感的军民两用技术转让给无核武器国家。后者不能在涉嫌制造核武器或弹道导弹的实地进行任何研究和开发。

在与商业对手打交道时,1977年发布的美国《反海外腐败法》为打击所谓“海外腐败案件”的“长臂管辖权”提供了依据。条件是,只要交易是通过美元进行的,或者相关通信是通过美国服务器完成发送和接收邮件。

自特朗普于2017年上任以来,美国逐渐退出多个国际协议或国际组织,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2015年伊朗核协议,甚至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此外,特朗普在几次内部盟友峰会上的“强力买卖”使他的名声在外。由于美国政府认为“整个世界通过不公平贸易欺骗美国”,这导致白宫对全世界许多国家征收关税,而不管反对意见如何。但是,这种行为和策略可能会使美国的全球话语主导力量越来越弱。

美国也是如此。一个保护“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国家一直指责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并对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征收大规模套利,使美国消费者面临价格上涨带来的严重后果。美国领导人与其内外环境之间日益脱节已经成为美国学者和更多国际学者讨论的重要话题。

从现在开始,美国可能不会直接对像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公司这样的印度公司施加“陷阱”。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印度公司尚未为美国利益创造足够的战略挑战。因为美国有关政府部门的“长臂管辖”行动的起点是保护美国的“商业利益”不受其他国家的竞争企业的影响。一些中国公司已成为电信行业的全球领导者,因此美国认为有必要采取这一措施。法国的阿尔斯通也陷入了“美国陷阱”。

其次,印度经常屈服于美国的压力,这可以反映在新德里越来越不愿意向5G建设的中国公司开放。印度方面的这些举动经常被交换为印度可以免除美国的严厉指责。例如,在采购俄罗斯S-400导弹时,美国在2017年对印度和土耳其应用了不同的态度《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这是最明显的情况。然而,印度收到的这种“偏见”肯定会花费。 (作者是印度尼赫鲁大学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