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中山堂是日本建筑,西门町来源于日本地名

  乐途旅游网2天前我要分享

  台北的暑热活活把我逼进了地铁站里,里面有自动售卖机,直接买了瓶冰镇的饮料,找个地方好好享受一下清凉。也加上台湾的随身WiFi比较好用,在地铁里也能保持很快的上网速度,而且价格也很便宜,不到10元钱一天,租两天以上还能免一天的费用。没有了暑热,有冰凉的饮料和微信群里一帮和自己能聊到一起的朋友,几十分钟的时间一晃而过。不行,我得查一下下一个目的地的路线了。打开地图一看,就两站地而且中间还是换乘,我估计没多远,也加上在里面凉快够了,都忘了外面的暑热是啥滋味了,决定步行过去。这个决定让我在未来的三个小时的时间内,一直处于在暑热中步行的状态没有一分钟的休息。不开玩笑,绝对做了一个体内的淋浴,那汗出的啊!一刻不停地出了三个小时。

  

  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西门町

  我下一个目的地是西门町,距离二二八和平公园没有多远,而且这一路也有很多地方可看,然后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义无反顾地走出地铁,向着热闹的大街昂首挺胸地走了过去。从二二八公园到西门町的路都属于商业街,甚至街道格局都一模一样,有点像大唐长安的西市,商业氛围极为浓郁的格子状布局。台湾的房子和福建那一带的房子还真像,所有楼房的一层都是商用房,而且房子内缩进去,流出步行走廊,是不是夏季雨多或者太阳足的原因?这样的步行走廊可以遮阳避雨,一家挨着一家的商用门面房里的冷气时不时地随着大门的开合涌了出来,走在步行走廊里的行人在夏天能少受不少罪。现在明明已经是21世纪了,夏天的气温也开始全球化,甭管北方南方夏天都差不多热,如果我们北方城市大街上也都是这样的走廊就好了。

  

  街道边的建筑都有步行走廊

  沿着街道上无数的步行走廊,我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反正知道目的地大致的方向就好,走到哪儿玩到哪儿,看什么新鲜就跑过去看看,热了也可以进便利店转一转,没有时间成本的顾虑,没有工作压力的?S牵旁沼卧盏挠未苡诖蠼中∠镏小U庋慕值揽墒怯幸欢ǖ哪晖罚笔弊胖乜悸堑牡胤接Ω檬且徊愕纳唐蹋芪腿菽筛嗟纳唐淌侵刂兄亍U庵植季值娜钡闼孀?21世纪的城市扩容逐渐显现出来,街道明显不够宽阔,即使所有街道全改成单行道,但也能看出明显承受不住今天城市汽车保有量的重压,在我眼前一直出现的是大堵车的场景。还好的是台湾司机的素质都很不错,在台湾的这些天没见到过一起路怒症发作的事件,大家都很文明礼让,在北京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画面在台北还真没见到过。

  

  台北闹市区的街道显得过于狭窄了

  沿着井字格状的街道胡乱走着,明显感觉无处不在的小商小铺比北京不知道要多多少倍。北京除了大型商业区的综合商业广场,这种路边小店的规模和台北比较起来简直是零打碎敲,遍布北京大街小巷的快递小哥在这里找不到了踪影。中国2018年快递业务量是507.1亿件,一天就差不多将近1.4亿件快递,实体小店的规模肯定是和台湾比不了。这样下去如果以后都在网上购物的话,这种街头的小店是不是就会被历史淘汰?还好我是男人,没有逛店的爱好,有没有小店对我来说没什么改变。走着走着一抬头,周边的小店都没了,我这是到哪儿啦?刚才遍布街道的琳琅满目的商品都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栋高楼,走过去看了一眼,台北市政府警察局,我又不自首跑这里干什么来了?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

  别看这个警察局高高大大,但真有名气的是它旁边的一个小建筑,走过去一看上面三个大字“中山堂”。不用说了,绝对是纪念孙中山的地方。但事实绝不会向我的臆想低头,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纪念孙中山的地方,甚至这个建筑都不是中国人设计的。这个建筑的原名是“台北公会堂”,于1932年11月23日正式动工,1936年完工,由当时的总督府技师井上熏设计,除了建筑物本身是依现代建筑法所建最牢固的结构体外,它的主要特色是建筑式样采极自由的形式,并具有西班牙回教式建筑风格。台湾现在许多官方建筑,都是当时日本人在台湾建造的。这些建筑结合古典及现代的建筑风格,都是日本第二代建筑师留学欧美后,无法在日本本土实现想要建的建筑样式,然后全在台湾试验建成的。

  

  正在维修中的中山堂

  这个当年的“台北公会堂”在兴建时的规模仅次于当时东京、大阪、名古屋的公会堂。日本殖民政府在台湾建这样的建筑,其实也是加注了殖民主义。但历史也绝不会向日本人的臆想低头,最有讽刺意味的是9年后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台湾省受降典礼便在这里举行,由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陈仪代表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受降,日方投降代表则由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等人代表出席,从此以后被日本人统治五十一年的台湾开启了崭新的历史阶段。光复后“公会堂”更名为“中山堂”并由台北市政府接收,成为召开“国民大会”及政府接待外国贵宾的场所。1992年被列为二级古迹,处于静态保存的状态。直到1995年,台北市文化局提出了中山堂再利用的观念,采取动静态保护,除了维持建筑物的原封不动外,也对一些老旧设施进行整修。

  

  绕过中山堂就到了灯红酒绿的西门町

  绕过中山堂就到了灯红酒绿的西门町,这个名字在我小时候就听到过,那时知道这里是台湾最为繁华的地段,一切我没见过的东西都会出现在西门町,它可是时尚、前卫、青春的代名词。不过这个代名词一听就是日语,西门不用说一定是中国的,就是这个町,典型日语词汇。全日本国分为1都(东京都)、1道(北海道)、2府(大阪府、京都府) 和43个县(省),下设市、町、村,町相当于咱们的镇。町可以是日本的面积单位。1町等于10反,也等于3000坪,差不多9917平方米。町也可以是日本的长度单位。1町等于60间,差不多109.09米。看来日据时期对台湾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就像商品房的面积单位,愣是用坪,每次都的让我在脑中费力换算一下,不像美国的平方,基本上就是去掉一个零,极为方便。

  

  热闹的西门町夜晚

  1896年,这里有了第一家东京亭的戏院,1922年正式以西门町为名。那时大概是今天成都路、西宁南路、昆明街、康定路这个范围,今天的西门町更包括有昔日之新起町、若竹町等,明显大了许多。西门町这个名字没什么深意,就是因为位于台北城的西门外而得名。西门町原本只是一片荒凉的地方,后来日本人决定仿效东京浅草区,在此设立休闲商业区。在这里设至台北座、荣座和八堂等等,让西门町逐渐在台北城崭露头角。1930年代开始,西门町成为台北著名的电影街,日本战败后,荣景也继续维持下去,40年代起每家戏院门庭若市,黄牛票猖獗,电影院一家接着一家开,仅武昌街二段就连开了十多家戏院,其盛况自此可见一斑。昭和时代是西门町的黄金年代。

  

  今天依然灯红酒绿的西门町

  提起了日本的年号我还真想说两句,我知道的日本年号就六个:大化、明治、大正、昭和、平成、令和。日本历史上有两次改变国运的变革,一个是公元645年的大化革新,使日本从蒙昧走向文明的转折点,举国上下全面崇唐,以致于诞生了由汉字演变的平假名和片假名。第二个是1868年开始的明治维新,全面崇洋,使日本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国家。大正呢,和现在台湾依然使用的民国同年,也就是说大正多少年就是民国多少年。1989年开始的平成到今年结束了,令和正式开始。昭和男儿是历经战乱和经济发展的一代,相对于平成废物应该是绝对的褒义词,谁曾想新世纪隐忍、努力、责任这些这次没人再去崇拜,现在昭和男在日本的意思是:僵化、呆板、守旧的代名词,没有生活情趣的机器人。

  

  西门町步行街

  西门町最早的娱乐地是1897年的台北座、1902年的荣座(现为新万国商场)及1908年的八角堂(西门红楼),现今都成为了标志性的建筑。经历几十年热火烹油般鼎盛也迎来了自己的衰败期,由于台北市区逐渐向东发展,西门町许多功能被取代,80年代起逐渐没落。90年代后期,台北市政府与西门町当地商家,重新将西门町规划为行人徒步区,并在周末和国定假日禁止车辆通行,许多青年学子可以来西门町恣意的逛街漫步,才又将青少年拉回这个区域。在西门町,几乎每个周末都有小型演唱会、签唱会、唱片首卖会登场,各种电影宣传、街头表演等等活动也常常可见。西门町还有20家以上的电影院,在台北要看首轮电影,西门町几乎都找得着。而各种大小店家则有6千间左右。

  

  年轻人又都回到了西门町

  因为西门町的特殊历史背景,现在西门町被称为台北的“原宿”,除了有日文杂志专卖店外,各种日本的书籍、唱片、服饰,以及时尚的小物品,几乎都与东京完全同步流行,是所谓“哈日族”的天堂。所谓“哈日族”就是追求日式生活的少年,“哈日族”,吃东西,一定要吃日本料理;看一定要看日剧、日本电影、日文书籍;听音乐一定要听日本歌曲;日常用品一定都得要日货;说话一定要加上日本话,且话题一定要跟日本扯上边;逛街一定要逛日系的百货公司。这里除了有“西门新宿”等最大的日本进口服饰商场外,还有约200家各具风格的日本小商品店。此外,万年商业大楼、狮子林广场、诚品116等也是年轻“哈日族”的最爱,这里销售的鞋、手表、香水、化妆品等全部来自日本及韩国,是“哈日族”添购一身流行行头的好去处。

  西门町历史上一直是青少年聚集密度高,当年林青霞就是在西门町与友人逛街时由星探发掘而起,成为了有名的电影明星。直到今天还有星探在西门町街头继续寻猎着目标,当然也有不少抱着明星梦的少男少女选择来这里逛街休闲 ,万一被某个星探看上,这辈子的下半生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西门町也并不是一直犹如人间中的桃花苑,在上世纪80年代西门町一度衰落,这里吸毒、打架、卖淫和黑社会问题越来越多,当年许多家长根本不许孩子去西门町,西门町也与东区、士林夜市并列为台北青少年犯罪率最高的地方。今天呢?日本新宿地区出现的“援助交际”文化在这成为复制品,使西门町被誉为台湾的新宿,成为了“援助交际”的热门场所。罪恶与欲望相孪生兄弟一样从来就没离开过西门町。

  

  店家门口安静等待主人的金毛

  西门町距离淡水河不远了,其实此时我已经走得精疲力尽,整个T恤湿漉漉地趴在身体上,头发已被汗水打绺儿了,每一绺儿的尖儿上都是一颗晶莹透亮的汗珠。正好走到一家比较奢华的酒店旁边,二话没说直接进了大厅,酒店的空调实在是给力,进门的一刹那全身的汗毛孔即刻收缩,刚才还热滚滚的透湿的T恤一下就冰了自己身体一下。大厅里是一个来自大陆的团队,乱哄哄地办理着入住手续,谁和谁一间房了、房间朝向好不好了、空调不会像昨天酒店那样吧等无数个问题在二层楼高的大厅里都快产生回音儿了。几十人的大团队把大堂所有的沙发都占满了,而且他们的入驻手续我估计没半个小时都办不完。看来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是不可能了,好吧,继续前行,向着淡水河前行。

  

  穿过高架桥就看到了夜色中的淡水河

马路和一堵墙,明明就在马路那边但就是看不到淡水河。向前望去,在可见范围内没有红绿灯,找不到十字路口只能继续沿着这面墙继续前行。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个红绿灯处,但这不是十字路口,摩托车可以从这里上高架桥。隐约看到对面的高墙上有楼梯,赶紧过马路跑了过去,还真别说,就是跨越这堵大墙的楼梯。赶紧顺着楼梯爬了上去,总算看到淡水河了,没有想象中宽阔,可能是枯水期的原因吧,河里的水位极低,甚至岸边的水草都没长在水里,就那么一点河水毫无动静地趴在河床之上。我在高雄看到的爱河就没这样啊!虽然河道不宽但水流极为丰沛,淡水河边的水草却可怜兮兮地扎在泥土里,确实和我想象中的淡水河差距大了点。

  

  来到淡水河边

步道,晚间来这里骑车、跑步、遛狗的市民还真不少,这里仅仅与闹市就隔了一堵墙,但噪音好像就是越不过高架桥,让桥两侧成为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河边是郁郁葱葱的高大水草,静静的河水懒洋洋地顺这河道流淌,仿佛进入了室外桃园,耳边偶尔响起自行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此外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可以安安静静地在这里发呆。要想着当年竹联帮大佬陈启礼年轻时和几个同伴被警察追到淡水河边,几个同伴一个猛子扎进河中拼命游向对岸,只有陈启礼傻呆呆地站在岸边,不会游泳的他只能看着同伴的远离与警察的逼近,自此以后,这个竹联帮大佬的绰号顺利产生,就叫“旱鸭子”,这个绰号一直陪伴他到2007年10月4日离世的那一天。我恰好也不会游泳,但此时没有警察追杀我,可以一个人安然地向着捷运站走去。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