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成立台湾民众党是喜剧或荒谬剧?

柯文哲

台湾大华网报称,柯文哲终于建立了一个政党。柯文哲选择了市长,不必组建政党,因为毕竟它只是一场城市战争,但仍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召唤和领导,但柯文哲的实质影响仅限于台北市。柯文哲在市长之后有什么选择?选择“立法者”,他的野心并不小。当我还是医生时,它曾经是一片海水。选择其他市长,这一切都是无味的。除了选择台湾地区的领导人或担任党的主席之外,柯文哲没有前途,所以他不可避免地要组建一个政党。建立政党无异于开辟山峰,建立自己的山门。对于政治家来说,政党是基础,标志和工具。当然,如果一个政党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拥有市场份额,例如,新党和“台湾联盟”的市场份额将变得越来越小。在整个台湾选举中,没有什么意义。一个政党取得成功有几个决定性因素,包括领导者的个人魅力,思想和政策能否反映出欲望的社会基础和主要政治人物的整体形象。从这些因素来看,台湾人民党主要依靠柯文哲的个人魅力。党员主要以市政队为基础,没有其他主要政治人物加入。郭泰明和王金平是否会加入未定数量,但加盟等于为柯文哲解除轿车,但可能性不大,但双方的合作仍有可能。一个政党必须能够站稳脚跟,而不仅仅依靠一个临时的趋势,比如亲民党。 2001年,它在台湾立法机构中也有46个席位,但现在只剩下一个数字。主要原因是社会基础非常柔软。支持者并不忠诚。据媒体披露,党的党章基本上是空谈。例如,坚持“舆论,专业,价值”的政策原则和“干净,勤奋,爱人”的政治规范,不能与其他政党相提并论。分离。无可否认,今天的社会中有很多人不喜欢民进党和国民党。过去,柯文哲依靠这些人担任台北市长两届。

老实说,这些人对政党不太忠诚。如果自由党当时不能成为一个有意义的选择,它可以显示比民进党和国民党更好的政策和执行。可以踩到亲民党的命运。但是,无论如何,在2020年的“选举”中,自由党不会缺席,应该能够发挥一定的实力。但对于台湾来说,这是一部喜剧还是一部荒谬的戏剧?首先,爱国党肯定会推动自己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不仅要为“选举”增加变数,还要减少候选人的选票。根据台湾竞争力论坛最近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最高投票率仅为32%,无论是三四还是四。未来将是少数。台湾立法机关的情况应该是相似的,没有稳定的多数。简单地说,如果第三种力量不能成为第一种力量,那么这种第三种力量往往会使政治更加不确定,并且会有更多的政治利益交换。柯文哲说,他讨厌政治利益的交换。这句话是一个政治门外汉。他讨厌这不是因为利益交换,而是因为他没有得到他期望的好处。换句话说,爱国党并没有给台湾带来希望,而是给台湾增添了混乱。如果爱国党在未来继续像人民党一样泡沫,那真的是一个荒谬的戏剧。 (作者Scavenger,台湾资深媒体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