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是一局大棋,擅弈则利国利民

  国家清洁能源(资金)实验室建筑实验室

国际象棋阵列

国家清洁能源实验室。

自2006年科技部提出启动第二批国家实验室以来,大连化学工业研究所开始筹备国家实验室。

与中国其他国家实验室一样,清洁能源国家实验室的建设也面临着重大挑战。来自不同系统的创新单元如何有效地相互联系和相互补充。来自不同单位的各类人才如何能够顺畅沟通,相互配合?两者都考验了系统设计的智慧和管理能力。

中国科学院“第一行动”计划实施后,研究所分类改革提出的“四类机构”新概念为大连化学工业研究所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新的启示。

“创新研究院”作为四大类机构之一,以顶层设计为基础,整合相关科研机构或科技资源,率先承担重大科技任务,解决重大科技问题。技术问题。

大连化工学院领导班子认识到,规划和建设清洁能源领域的创新研究机构,将为探索清洁能源国家实验室建设提供宝贵的经验和资源。

2017年中国科学院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大连化工学院提交的清洁能源创新研究院实施方案。

同年10月,中国科学院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正式成立。

清洁能源创新研究院采用“1支持单位+ X个参与单位+ N个合作队”的发展模式。与其他类似系统的创新机构不同,其支持单位不是“1”而是“1 + 1”。

自2017年3月起,应中国科学院党组要求,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开始整合发展。

“当我们刚收到两个集成任务时,我们也感到困惑:如果一台计算机配备了两套操作系统,它会不会崩溃?”刘忠民说。

因此,他们首先重新审视了两个研究所的所有规章制度,以实现统一的标准和统一的制度。在此基础上,将采用一套行政小组,两套党委和纪检委员会,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现“1 + 1>2“整合发展目标。

此外,在“X”级,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广州能源研究所,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理学大学电气工程学院,中国技术(以下简称中国科技大学)等中国科学院在“N”级内,积极扩大与行业领导者的战略合作,重点建立示范和产业化基地,探索新模式为了科学技术和金融的融合。

从研究机构到创新机构的改革是从单一部队到集体部队的转变。

“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联合这么多单位和如此多的人来做事。”大连化工学院党委书记王华说:“我们在实践中已经意识到这种联盟仍然需要在项目中实施。合作。”

因此,他们将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95%的年度运营费用作为“合作基金”,以鼓励共建单位申请项目。

换句话说,大连化学研究所的任何研究员如果想申请这笔资金,都必须申请与共建单位合作的项目。

“没有人可以独自获得这笔钱。”王华笑着说。

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吴忠帅是最早申请“合作基金”的研究人员之一。他和中国科技大学教授余燕联合宣布了一项固体钠离子电池项目。

“余老师团队近年来一直关注高性能钠离子电池研究的发展,并取得了很多原创性研究成果。目前,它也在积极推动一些产业化进程。”吴忠帅说,“我们的团队专注于二维能源材料的开发,一些二维材料,如石墨烯,黑磷,二硫化钼等,有助于提高钠离子电池的比容量,安全性和使用寿命。 “

“合作基金”的出现使双方的合作付诸实践。 “这对我们的工作有很大帮助,不仅因为我们收到了一笔钱,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充分发挥双方的优势,相互补充优势,并在研究方向上合作联合开展创新研究,跨单位和跨学科合作,极大地拓展了我们的研究方向,并产生了更好的科研成果。“吴中帅说。

去年,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批准了第一批24个“合作基金”项目,共有76个申请,每个项目资金200万元。

今年,已有181份申请被送往科技部。 “可以看出,在去年的第一轮试验中,每个人都尝到了甜头。”大连化工学院科技处处长肖宇说。

在今年申请“合作基金”的研究人员中,年轻人的比例特别高。

但对于许多初创研究人员来说,他们的联系和愿景是有限的,他们不知道找谁最好。因此,科技部根据申请人的合作需要,特别增加了“配对匹配”服务,以寻找整个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的配套合作伙伴。

独特的“合作基金”制度得到了中国科学院相关领导的肯定。在创新研究院连续两年的评估和评估中,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名列前茅。

中科院洁净能源A类先导专项启动会中国科学院清洁能源A级试点特别启动仪式

全力

2018年4月,中国科学院战略试点科技项目(A类)“可持续清洁能源关键技术与示范”正式成立。

清洁能源创新研究院以牵头特殊项目为出发点,全面推进体制和制度创新,进一步探索国家实验室建设体制改革,巩固科研力量。

主线为建设新的低碳,安全,高效的国家能源系统提供了技术基础。

主线。

经过长时间的探索,他们开发出一种技术,利用光能驱动生物质的下游产品,同时生产氢和柴油。

该技术符合开发可再生能源,减少化石能源使用和提高清洁能源比例的基本理念。

“生物质能的开发和利用非常重要,但面临的问题相当复杂。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个领域经历了一次研究高潮,并且已经解决了简单的问题。在那之后,其余的都是坚硬的骨头,他们愿意粉碎骨头。研究人员正在逐渐减少。“王峰说。

多年来,王峰和他的团队已经能够承受孤独,并且在“不容易发文章”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挣扎。 “必须有人坚持骨头,”他说。

主线建设更加扎实,全面,使整个能源系统建设更加强大。

令人欣慰的是,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正在各个领域和方向上设置人才库。

例如,我们将与中国科技大学合作建立化学物理学院,与大连理工大学建立大学,并与郑州大学建立绿色催化研究所。与辽宁和大连共同建立的中国科学院能源学校即将迎来第一届。批量招生学生.多渠道人才发展措施将继续为能源领域的各个方面输血。

他们还定期举办国际清洁能源高端论坛,每一次邀请国内外专家的邀请都庄严发布了“中国科学院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让更多的中外科学家了解中国科学院清洁能源创新。让他们通过学术交流和对抗,抓住新的机遇和发展方向。

2018年,清洁能源创新研究院与大连签署了大连先进光源预研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大连市政府将支持项目选址和建设资金。

大连先进光源作为一个独特的综合性基础科学研究平台,将加强能源化学,凝聚态物理,原子与分子物理,结构生物学,先进材料及相关高新技术产业的学科。加工和尖端制造的发展。

第二届洁净能源高端论坛第二届清洁能源高端论坛

宝贵的机会

朱文亮深有感触:“做研究,研究平台非常重要。如果平台不够大,研究成果很难走出实验室,继续转变为工业化。”/p>

在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的“1 + X + N”结构中,“N”是帮助科学家和科学研究走出实验室并走向更广阔阶段的窗口。

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邵志刚越来越意识到这个窗口的能量。

6月中旬,他只创造了每天七次学术会议的记录。

由他们的团队开发的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被认为是未来清洁车辆的最佳候选动力源之一。可再生氢氧燃料电池与太阳能发电相结合也是最有利的储能可再生能源技术。

6月13日,在2019年杭州举行的全国公共创业创新周上,新一代车用氢燃料电池参加了此次展会。

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博鸿化工有限公司等众多国内知名企业纷纷抛出橄榄枝;加拿大国家研究所和普渡大学等国际研究机构也纷纷前来寻求合作。邵志刚赶到有一天。在另一次会议上,它成了每个人眼中的“忙碌的人”。

2018年4月,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大同转换基地成立。清洁能源创新研究院与大同市和大同泉科新能源产业技术研究院签署了联合建设协议。

大同市被称为“煤炭之都”。近年来,资源枯竭,落后产业和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如何促进煤炭资源的清洁高效利用,促进煤炭工业科技成果转化是城市的关键。问题。

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看好了大同这片土地的资源禀赋。

除了丰富的煤炭储量外,大同还拥有大量的风能。地方政府和企业对清洁能源的发展也有很大的热情。

未来,随着一系列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在大同扎根,有望成为国家清洁能源的模范转型基地,并将焕然一新。

除了被称为“中国能源枢纽”的大同,榆林,以优质的煤炭质量和易于开采而闻名的六盘水,以及积极分销氢能产业的苏州,正在或即将共同展示和与清洁能源创新研究所一起工业化。基础。

“龙”实现了工业化。

“我们的愿景是分析中国典型能源区域的模式,如资源,人口,市场等,并提供有针对性的战略规划和技术示范。”刘忠民解释说,“中国太大,不可能。用一个解决方案解决各地的问题。”

“中国太大了”,“能源领域太大了。”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刘忠民一次又一次地谈到了这些令人敬畏的“大人物”。

他认为,面对“大”时代的“大”问题,需要“大”团队和“大”组织。有必要将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新势力集中到需要从政府到企业的集体军队中。从资本到平台,我们将努力争取所有可以联合起来应对挑战,改变模式,创造新世界的力量。

在2015年举行的巴黎气候大会上,中国郑重承诺:“到2030年,中国的单位GDP国内生产总值将比2005年减少60%至65%,以便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力争早日实现;非 - 化石能源占一倍。能源消耗约占20%。“

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中国已经明确表示,205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的比例将达到50%。

对于每个能量人来说,这不仅是一个紧迫的时间表,而且是一本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书。仅仅依靠现有技术的累积进步,几乎不可能实现2050年的愿景。

科技创新体系正在努力重组董事会,重新打造新游戏,并利用“高精度”作品推出“稳定精彩”的大型国际象棋游戏,赢得更加绿色,更有希望中国和全人类。明天。

大连极紫外自由电子激光大连极紫外自由电子激光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