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消协首例公益诉讼调解结案,消费者有望获得惩罚性赔偿

●中国消费者协会诉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消费者协会提起的首起公益诉讼案件。这也是中国首例消费者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消费者可以捍卫自己的权利,并有望获得惩罚性赔偿

●公益诉讼保护消费者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有利于有效监督企业遵守生产经营中的法律法规,有助于规范和管理行业中的突出问题,提高消费者的安全消费意识

●消费者公益诉讼的支持性规则,特别是司法解释,需要进一步完善。例如,现行法律规定“其他违反许多未指明消费者合法权益或威胁消费者个人和财产安全的风险可能损害公众利益。行为“,未来是否具体或不具体”可以包括在公益诉讼范围内

时隔三年后,中国消费者协会(以下简称中国消费者协会)诉雷沃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沃重工)案就有了结果。

最近,中国消费者协会在北京举行了公益诉讼案件简报会。中国消费者协会诉雷沃重工等四名被告非法生产并出售了三轮机动车公益诉讼案,并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了民事调解协议。 Lovol Heavy Industries同意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所有上诉,保证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的正三轮摩托车产品,并在6个月内采用召回,维修,更换,退货等方式消除相关的车辆安全风险。承担消费者的全部费用和必要的费用。

这是中国消费者协会提起的首起公益诉讼案。这也是中国第一起消费者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本案为中国消费者公益诉讼中的“投诉确认”开创了先例。消费者可以捍卫自己的权利并期待惩罚性赔偿。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诉洛沃重工业有限公司律师,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的说法,公益诉讼保护了消费者的权益和公共利益,有利于有效监督和惩治企业依法从事生产经营。并提出治理行业的问题,以提高消费者对安全消费的意识。

生产不符合国家标准产品

Revo Heavy Industry引发了诉讼

对与行政机构确定的食品安全案件有关的企业提起诉讼是非法的。相对而言,这些案件在公益诉讼中要简单得多。 “邱宝昌说。

2015年12月,中国消费者协会收到投诉信,反映出雷沃重工生产和销售的福田五星牌三轮摩托车不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侵犯了消费者的利益。

“此案更难以调查。如果有必要争取公益诉讼,则比其他案件更难。但是,作为中国消费者协会公益诉讼的第一例,中国消费者协会认为其应该考虑社会效益.Lovol重工业的生产和销售超过标准。三轮摩托车涉及农民的安全问题,这种情况更有意义。“邱宝昌回忆起《法制日报》记者。

件。利益。同时,这也是消费者协会要求保护农民消费者合法权益,规范和管理行业中的突出问题,警告和惩治违法经营行为,依法履行职责的要求。

“欺诈行为”;被告被责令赔偿原告为公益诉讼支付的费用;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在六项索赔中,项目4特别重要。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苏元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诉求是公益诉讼的亮点和难点。 “这一诉求具有创新性,进一步扩大了诉讼请求的类型和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诉讼请求尚未明确界定。中国消费者协会已提起诉讼,更好地实现了消费者公益诉讼的融合和私人利益诉讼,间接开辟消费者权益诉讼,以弥补消费者的损失。方便消费者保护自己的权利,便于调查非法经营者的新法律责任。“

调查和收集证据需要很长时间

经过三年的调解和解决

该诉讼是在2016年7月提起的,并且花了三年的时间来完成调解。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部主任陈健介绍,主要是因为调查和收集证据需要很长时间。

“为响应我们的上诉,Lovol Heavy Industries已向法院提交了243份2,780页证据。我们将根据他们的借口进行相应调查,以丰富和改善我们的证据链。最后,中国消费者协会也出庭前后提交了55件741页的证据,证据由行政部门发布,实力很高。“陈健说。

中国法学会民法研究会副秘书长,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也分析了《法制日报》记者的原因。首先,本案涉及的汽车产品数量很大,收集相关证据需要很长时间。其次,中国消费者协会首先采取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并多次主动与Lovol重工业进行会谈,并敦促Lovol Heavy Industries进行产品自检,这耗费了大量时间。第三,在诉讼过程中,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司和Lovol重工业都非常重视案件的证据和推理。 Lovol Heavy Industries已提交了2,780页证据,中国消费者协会也进行了大量调查,示范和研讨会,所有这些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协会和Lovol重工业始终保持有效的沟通和谈判。双方多次就诉讼请求中的一些关键问题进行沟通,并努力实现和调解。这也花了很多时间。第五,法院认真进行了双方提供的大量证据。例如,初审法院对被告提供的数百名证人进行了盘问,并邀请专家出庭接受调查,并就此案进行了多轮辩论。这些试验耗费了大量时间。最后,当法院进行调解时,双方进行了锯齿谈判,最终达成了调解结果。

邱宝昌向记者透露,在过去三年中,需要到国家机关有关部门,交通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进行调查核实。调查和证据收集需要全国各种消费者协会的合作。 “有很多领域,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黑龙江省等,有100多名目击者,整个过程,反复调解,来回拉动。”

据了解,在此期间,雷沃重工不止一次向法院申请调解。

陈健表示,“我们提交的六项公益诉讼案件中有一些是创新的。例如,需要确认Lovol重工业的欺诈行为,这是一项尚未在消费者公益诉讼中得到证实的确认投诉。这些创新的上诉是由法院根据法律事实和证据来衡量的,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得到支持。因此,从最大化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角度来看,如果调解协议反映了我们的上诉,那么调解也是可以接受的。与此同时,我们与Lovol Heavy Industries举行了多次会议,最终的调解协议最大程度地保护了消费者权利。“

确认投诉成为一个亮点

方便个人提起诉讼

据了解,中国消费者协会在提起公益诉讼时提出第四次上诉的原因是,它希望通过这一确认促进消费者的进一步诉讼。

中国政法大学开放教育管理办公室主任吴敬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如果法院确认Revo重工业存在欺诈行为,那么当个人提起诉讼时,消费者可以直接援引公益诉讼判决,并确定存在欺诈行为。“ p>原告和被告无需提供诉讼证明,但当事人对事实有异议,并且有相反的证据被推翻。 ”这笔款项大大降低了个人私人诉讼的举证费用,被视为公益诉讼和私人诉讼的结合,促进了私人诉讼。然后,中国消费者协会的公益诉讼将通过调解解决。民事调解协议能否成为消费者在提起个人诉讼时引用的证据?

在这方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肖建国认为,调解书在原始主张和被告辩论中都是结构性的。在法院对事实的认定中,通过大量调查和证据确定了中国消费者协会的相关事实。与此同时,它还确定了Lovol重工业的责任,并确定它故意非法生产和销售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并故意隐瞒事实。这些都经历了试验,试验和交叉检查程序。因此,无论是在判决书还是在调解协议中,对消费者的个人民事诉讼都应当有效,消费者可以将此民事调解协议作为证据。

据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介绍,此案具有重要意义。他分析了《法制日报》记者,这类诉讼纠纷中的诉讼一般有两种结果,即判决和调解。现在,通过调整解决纠纷,避免二审程序的延误,因为在监管生效后无需上诉。尽管整个过程耗时三年,但它实际上反映了法院的工艺和法院对推进调解程序的耐心和责任。此外,消费者的个人诉讼权利成本高,利益小,而公益诉讼则相反。这是一种低成本,有效的效果。

邱宝昌还认为,公益诉讼在保护个人权益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虽然是调解,但调解有三个基本原则。首先,它不能减少或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其次,调解需要在法院的主持下进行。第三,调解计划应该得到社会的宣传和广泛认可。该诉讼反映了法院的调查权力,是未来公益诉讼的模板。

“忠孝协会可以代表广大消费者发起公益诉讼,获得更满意的解决方案。这是消费者公益诉讼的有益实践。对于未来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有一种有效的方法;对于销售违规行为非法产品,也有一层震撼。通过这个典型复杂案例的经验,中国消费者协会相关部门和员工积累了宝贵的消费者公益诉讼经验,为类似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未来工作。基础。“孟强说。

扩展优化规则

促进消费者公益诉讼

这是第一次建立消费者公益诉讼制度。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于2013年10月2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修改,规定省级以上组织可以发起消费者公开针对侵犯许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诉讼。它还规定,“对于侵犯许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消费者行为,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中国消费者协会和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中国消费者协会直接提起公益诉讼具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孟强说,“但在实践中,消费者公益诉讼案件并不多,而消费者公益诉讼仍处于起步阶段。主要的困难是消费者协会有必要代表全国各地的广大消费者捍卫权利,而个别消费者难以主张权利或声称权利成本过高。“

孟强认为,消费者协会必须在法庭上完成整个诉讼程序并胜诉。它需要全力以赴,认真对待证据收集,法庭辩论,沟通和协调的各个方面,所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且许多问题都具有相当程度的专业性。它还要求招聘律师,会计师,专家和其他专业人员协助,时间成本,人工成本和沟通成本都非常高。因此,开展消费者公益诉讼十分困难。此外,消费者协会需要提出的公益诉讼往往是跨地区甚至是国家的,有必要到各地调查和收集证据。这个过程特别困难。

“未来,各方需要共同努力,全面完善消费者公益诉讼相关配套措施,充分保护人力物力资源,使消费者公益诉讼制度能够有效发挥作用,更好地保护合法权益。消费者的权益。监督生产者卖方的目的。“孟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邱宝昌认为,消费者公益诉讼的支持性规则,特别是司法解释,需要进一步完善。例如,现行法律规定“其他行为侵犯了许多未指明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或者危害消费者的个人和财产安全风险,例如损害公共利益”,无论是否具体或未具体说明“未来可以纳入公益诉讼范围。是否可以扩大公益诉讼中的损害赔偿要求。

(原标题《开创消费公益诉讼确认之诉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