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奶农上亿元,靠地方政府救急,科迪乳业危险了?

财经周刊我想昨天分享一下这篇文章《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李宇,实习生郭雅静

指南:“牛奶欠款”爆发后,Cody Dairy的许多问题浮出水面。

8月5日,涉嫌“拖欠牛奶支付”的Cody Dairy董事长张青海终于出现了。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8月5日和6日,张庆海出面后,经过两轮谈判,科迪乳业和奶农拖欠代表终于达成共识,并在8月16日之前支付了10分的奶款。%,在8月底之前支付总额的15%,在9月15日之前支付25%,剩余的牛奶将在3个月内支付。

“每个人对这种方法都不是很满意,但至少它是对事物的推动。”一位奶农告诉记者,他们原本希望在两个月内获得牛奶,但现在他们只能妥协。支付牛奶后,他不会向Cody Dairy供应牛奶。现场的大多数奶农也抱着同样的态度。

在此之前,7月下旬,来自山东,山西,天津,河北,河南,江苏等地的数百名奶农来到了Cody Dairy的工厂,地址为,并希望收回期待已久的牛奶。据媒体报道,科迪乳业已经拖欠牛奶农民超过1.4亿元。

资金链紧张

8月2日,一些媒体曝光了《奶农求救书》,称从2017年12月开始,Cody Dairy拖欠奶农,涉及数千名奶农,金额达1.4亿元左右,还有很多奶农。 Cody Dairy第二次要求牛奶,但该公司已被推多次,但未能取回。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联系了禹城一位奶农的代表。他告诉记者,Cody Dairy对农场造成的损失已经上升到了危机的程度。许多养牛场已售罄,有些养牛场已经关闭。

无奈之下,拖欠牛奶的奶农代表赶到鹿城市科迪乳业总部要求送奶,大约有100人。这位奶农告诉记者,《奶农求救书》中提到的1.4亿美元欠款只是保守估计。事实上,Cody Dairy为奶农提供了更多的资金。

记者从很多方面了解到,Cody Dairy不仅是奶农的钱。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Cody Dairy拖欠了许多经销商的货物,并没有发货。最近,经销商代表也将前往河南,要求Cody Dairy发表声明。

Cody Dairy的一些员工告诉记者,Cody Dairy长期拖欠员工工资。一名员工表示该公司拖欠工资10个月,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拖欠的原因。

另一名员工告诉记者,Cody通常欠员工一到两个月的工资。过去,员工仍然可以接受,但在过去两年中,拖欠工资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Cody Dairy不仅默认了奶农的钱,还可能欠个别供应商的钱。在终端,渠道和品牌建设不佳以及产品销售不佳的情况下,资金链紧张。 Cody Dairy是致命的影响。

记者试图在相关问题上致电科迪乳业董事长张青海,副总经理王守利,董事长张波助理。另一方拒绝接受或拒绝。与此同时,记者向科迪集团办公室发了一封采访信,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这笔钱去了哪里?

如果你看看这些书,Cody Dairy不仅缺钱,而且还有充足的现金流。

科迪乳业2018年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2.9亿元,净利润1.3亿元,货币资金余额达到16.72亿元,基本上是银行存款,也用于分红2080万元。

在今年上半年的半年度报告中,Cody Dairy预计实现利润在8300万元至8800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28%-35%。

书上的资金去了哪里?我怎么没有钱支付奶农的奶?

虽然账面资金充足,但根据Cody Dairy的2018年年报,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持有其44.27%的股份,持有4.85亿股股份,其中认捐额为4.84亿股,接近全额抵押。

此外,在前十大股东中,Cody Dairy有两项股权质押:一是副总裁王玉玺,持有3976万股,占3.63%;一个是张海清,持有463万股,占比0.42%。

8月3日和5日,在拖欠事件发生后,Cody Dairy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两封关注信。在5日的回复中,Cody Dairy没有解释为什么牛奶和资本链无法归还。然而,情况显示,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纾缓风险。科迪集团的股票质押。有序推进。

在商丘市政府的帮助下,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这是Cody Dairy的一种补血针,但它只能起到缓解作用,效果不一定明显。”

另一个乳制品行业也表达了他的悲观看法。 “Cody Dairy应该很难度过难关,特别是如果经销商开始'打击'Cody Dairy,这会对Cody Dairy施加巨大压力。”

据媒体报道,科迪集团的子公司Cody Quick Frozen和Cody “小白牛奶”生产线仍在运营,但日产量已达300 从去年开始。 400吨减少到40至50吨。

昙花一现?

2016年,Cody Dairy凭借其“小白牛奶”在乳制品行业中脱颖而出。然而,在“拖欠牛奶”爆发后,明显的平静被打破,科迪乳业的许多问题浮出水面。

例如,自推出以来,“小白牛奶”在改善Cody Dairy的表现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引起了争议。

作为常温牛奶科迪“小白牛奶”,在运输中,小白乳是在常温下运输的,不是巴氏鲜奶所需的冷链运输,而是到各大商业终端,但常年用巴氏牛奶是在冰箱里出售,外包装上还印有“没有添加和更安全”的字样和“恢复原味的鲜奶”。

由于生产工艺,物流要求等,巴氏杀菌乳的价格远高于常温乳。同一品牌的常温牛奶,伊利,蒙牛等品牌的产品售价不到2元,而科迪“小白牛奶”的搭配“看似合理”,价格每袋售价约3元,直奶一些业内人士和一些消费者质疑“软糖”和“接受智商税”。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还预测,科迪的“小白牛奶”很可能是昙花一现。首先,作为区域品牌,Cody Dairy抵御风险的能力有限。其次,产品创新和升级能力有限。建立“小白牛奶”的概念是一种伪创新。

除了产品品牌不佳外,业内专家认为,Cody面临的困境与其自身的业务管理有一定的关系。记者发现,有41家公司与张青海有关。除了Cody Dairy和Cody Quick Frozen之外,它还涉及面粉,饮用水,便利店和罐头行业。

“十瓶五盖。”在朱丹鹏看来,Cody Dairy的资本链应该是一个大问题。它不排除将牛奶用于其他目的。在科迪集团的多元化布局下,资金应该非常紧张。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Cody Freezing总经理张迪华和张青海也表示,整个科迪集团面临更大的财务压力,主要是因为资金紧缩,贷款和公司投资生产基地和繁殖基地。施工是由投资回收期较长的地区造成的。

此外,在宋亮看来,Cody Dairy拖欠奶农19个月的牛奶并非巧合。 “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初,伊利和蒙牛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沉沦渠道,就像科迪乳业违约牛奶一样,这表明科迪乳业的市场受到了很大影响。“

“作为一家地区乳品公司,Codydy Dairy尚未找到良好的发展方向。”宋亮认为,大型企业渠道的沉没和乳制品行业集中度的提高确实给Cody Dairy等当地乳品企业带来了压力。

封面图片:Cody Dairy的官方网站

董事制度:苏慧芝

制片人:程伟

请留言

或发送电子邮件至

请分享您最喜欢的朋友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QR码并注意它

收集报告投诉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余瑜,实习生郭亚静

指南:“牛奶欠款”爆发后,Cody Dairy的许多问题浮出水面。

8月5日,涉嫌“拖欠牛奶支付”的Cody Dairy董事长张青海终于出现了。

[0X9A8B]记者了解到,8月5日、6日,张青海提出后,经过两轮谈判,科迪乳业与奶农拖欠代表终于达成共识,8月16日前支付了10笔牛奶款。%在8月底前支付总额的15%,在9月15日前支付25%,剩余的牛奶将在3个月内付清。

一位奶农告诉记者,他们原本希望在两个月内得到牛奶,但现在他们只能妥协。付完牛奶款后,他将不再向科迪乳业供应牛奶。大多数在场的奶农也持同样的态度。

在此之前,7月下旬,来自山东、山西、天津、河北、河南、江苏等地的数百名奶农来到科迪乳业的工厂0X1772,希望能回收期待已久的牛奶。据媒体报道,科迪乳业拖欠奶农1.4亿元以上。

紧密的资本链

8月2日,有媒体爆料称,从2017年12月起,科迪乳业拖欠奶农款项,涉及奶农数千人,金额约1.4亿元,奶农众多。第二次去科迪乳业要牛奶,但公司已经被推了很多次,一直没能把它拿回来。

[0X9A8B]记者联系了禹城一位奶农的代表。他告诉记者,科迪乳业给农场造成的损失已经上升到危机的水平。许多养牛场已售完,有些养牛场已被关闭。

绝望中,拖欠牛奶的奶农代表赶到鹿城市科迪乳业总部索取牛奶,约有100人。这位奶农对记者说,[0x9A8b]中提到的1.4亿美元欠款只是保守估计。事实上,科迪乳业为奶农提供了更多的资金。

记者从很多方面了解到,Cody Dairy不仅是奶农的钱。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Cody Dairy拖欠了许多经销商的货物,并没有发货。最近,经销商代表也将前往河南,要求Cody Dairy发表声明。

Cody Dairy的一些员工告诉记者,Cody Dairy长期拖欠员工工资。一名员工表示该公司拖欠工资10个月,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拖欠的原因。

另一名员工告诉记者,Cody通常欠员工一到两个月的工资。过去,员工仍然可以接受,但在过去两年中,拖欠工资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Cody Dairy不仅默认了奶农的钱,还可能欠个别供应商的钱。在终端,渠道和品牌建设不佳以及产品销售不佳的情况下,资金链紧张。 Cody Dairy是致命的影响。

记者试图在相关问题上致电科迪乳业董事长张青海,副总经理王守利,董事长张波助理。另一方拒绝接受或拒绝。与此同时,记者向科迪集团办公室发了一封采访信,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这笔钱去了哪里?

如果你看看这些书,Cody Dairy不仅缺钱,而且还有充足的现金流。

科迪乳业2018年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2.9亿元,净利润1.3亿元,货币资金余额达到16.72亿元,基本上是银行存款,也用于分红2080万元。

在今年上半年的半年度报告中,Cody Dairy预计实现利润在8300万元至8800万元之间,比上年同期增长28%-35%。

书上的资金去了哪里?我怎么没有钱支付奶农的奶?

虽然账面资金充足,但根据Cody Dairy的2018年年报,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持有其44.27%的股份,持有4.85亿股股份,其中认捐额为4.84亿股,接近全额抵押。

此外,在前十大股东中,Cody Dairy有两项股权质押:一是副总裁王玉玺,持有3976万股,占3.63%;一个是张海清,持有463万股,占比0.42%。

8月3日和5日,在拖欠事件发生后,Cody Dairy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两封关注信。在5日的回复中,Cody Dairy没有解释为什么牛奶和资本链无法归还。然而,情况显示,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协调推广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纾缓风险。科迪集团的股票质押。有序推进。

在商丘市政府的帮助下,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这是Cody Dairy的一种补血针,但它只能起到缓解作用,效果不一定明显。”

另一个乳制品行业也表达了他的悲观看法。 “Cody Dairy应该很难度过难关,特别是如果经销商开始'打击'Cody Dairy,这会对Cody Dairy施加巨大压力。”

据媒体报道,科迪集团的子公司Cody Quick Frozen和Cody “小白牛奶”生产线仍在运营,但日产量已达300 从去年开始。 400吨减少到40至50吨。

昙花一现?

2016年,Cody Dairy凭借其“小白牛奶”在乳制品行业中脱颖而出。然而,在“拖欠牛奶”爆发后,明显的平静被打破,科迪乳业的许多问题浮出水面。

例如,自推出以来,“小白牛奶”在改善Cody Dairy的表现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引起了争议。

作为常温牛奶科迪“小白牛奶”,在运输中,小白乳是在常温下运输的,不是巴氏鲜奶所需的冷链运输,而是到各大商业终端,但常年用巴氏牛奶是在冰箱里出售,外包装上还印有“没有添加和更安全”的字样和“恢复原味的鲜奶”。

由于生产工艺,物流要求等,巴氏杀菌乳的价格远高于常温乳。同一品牌的常温牛奶,伊利,蒙牛等品牌的产品售价不到2元,而科迪“小白牛奶”的搭配“看似合理”,价格每袋售价约3元,直奶一些业内人士和一些消费者质疑“软糖”和“接受智商税”。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还预测,科迪的“小白牛奶”很可能是昙花一现。首先,作为区域品牌,Cody Dairy抵御风险的能力有限。其次,产品创新和升级能力有限。建立“小白牛奶”的概念是一种伪创新。

除了产品品牌不佳外,业内专家认为,Cody面临的困境与其自身的业务管理有一定的关系。记者发现,有41家公司与张青海有关。除了Cody Dairy和Cody Quick Frozen之外,它还涉及面粉,饮用水,便利店和罐头行业。

“十瓶五盖。”在朱丹鹏看来,Cody Dairy的资本链应该是一个大问题。它不排除将牛奶用于其他目的。在科迪集团的多元化布局下,资金应该非常紧张。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Cody Freezing总经理张迪华和张青海也表示,整个科迪集团面临更大的财务压力,主要是因为资金紧缩,贷款和公司投资生产基地和繁殖基地。施工是由投资回收期较长的地区造成的。

此外,在宋亮看来,Cody Dairy拖欠奶农19个月的牛奶并非巧合。 “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初,伊利和蒙牛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沉沦渠道,就像科迪乳业违约牛奶一样,这表明科迪乳业的市场受到了很大影响。“

“作为一家地区乳品公司,Codydy Dairy尚未找到良好的发展方向。”宋亮认为,大型企业渠道的沉没和乳制品行业集中度的提高确实给Cody Dairy等当地乳品企业带来了压力。

封面图片:Cody Dairy的官方网站

董事制度:苏慧芝

制片人:程伟

请留言

或发送电子邮件至

请分享您最喜欢的朋友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QR码并注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