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厂夜间突发大火 消防员彻夜排除复燃3名消防员中暑



9394a4fd85334a36a950d233093141f5.png

8月16日晚9点3分,奉贤区航塘路1500号一家化工公司的农药包装区和成品仓库爆炸起火。工厂仓库不仅储存了大量用于生产农药的原料,而且距离工厂还有一百米。加油站!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战斗,消防队员终于扑灭了明火,成功防止火势蔓延到近在咫尺的危险品仓库和加油站。直到17日早上6点30分,消防队员才彻底消除了重新点燃和阴燃的可能性。由于火灾的高温和闷热以及高负荷的物理能量,这三名消防员正在中暑。幸运的是,他们被及时送到了医生那里。

“液体在哪里流动,火在哪里?”

当晚接到报警后,市应急指挥中心派出了来自泰瑞,金汇,凤城,江海,航头,华谊等6个中队的20多辆消防车到现场。作为该中队的负责人,奉贤中队的消防救护队在距离火灾现场几分钟到达工厂。 “在途中,我看到烟雾升起,火势明亮。”

“当时,大火已经完全烧毁,工厂的玻璃破碎了,工厂里有许多危险的化学物质。中队的战斗力无法扑灭火灾。我在第一次请求援助时间。”泰日消防中队王旭军的中队长说,到达现场后,他首先找到了工厂的负责人,询问工厂堆放了哪些有害化学物质。 “工厂里的人说,东仓储存了2.5吨异丙胺,而燃烧区内则装满了草甘膦原液,百菌清,矿物油等农药等原料。”王旭军说,火灾现场非常激烈。燃烧的物质挥发出闷热的刺鼻气味,火厂区内有许多塑料桶。燃烧后,蓝色火焰将爆发,篝火将对邻近的仓库和堆放材料构成威胁。 “液体在哪里流动?火在哪里?”

危险品仓库近在咫尺

“根据现场火灾,我们当时的首要任务是控制火势蔓延。”王旭军回忆说,除了工厂的一些仓库中有大量的石油和危险化学品外,工厂东南还有几百米的加油站。因此,我们必须充分阻止火势蔓延,否则后果将是难以想象的!

“我们在西南角和东南角有一个移动的水炮,以阻止明火的蔓延。与此同时,发射了三把水枪来熄灭地面上的篝火。”王旭军说,金辉,凤城,江海,航头,经过一流的支援部队赶到现场,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战斗,终于控制了现场的明火,成功防止了火势蔓延到危险之中近在咫尺的货物仓库和加油站。

那天晚上11点,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除了一些残火,开火现场基本上熄灭了。

“火灾扑灭后,我们必须在现场,以防止重新点火。”王旭军解释说,“火被打破”是为了粉碎战斗的废墟,然后分批打开它,用水喷水,彻底砸碎那些可能性。闷烧的火星,“我几乎没有整夜闭上眼睛,我继续战斗到17日早上6:30。许多兄弟无法坚持,只是躺在地上休息一下而。”

在处置过程中,由于火灾的高温和闷热以及高负荷的物理能量,泰日消防中队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消防中队有三名士兵参加了中暑。幸运的是,他被及时送到了医院。

目前,火灾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中暑消防队员回忆起

四个人冲了过来把我带走了

24岁的消防员王聪是一名消防员,已经七年了,是泰日消防队的班长。火灾发生后,王聪的任务是拦截下行方向的火灾,坚决防止火势蔓延威胁加油站。在战斗过程中,由于中暑较重,他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以下是他对消防过程现场的回忆:

防线以阻挡明火向东南方向扩散。虽然穿着战斗服,携带空气呼吸器,戴着呼吸面罩,现场火灾的温度过高,烟雾特别大。晚上12点,工作三个多小时后,我觉得有点虚脱。后来,听兄弟们说,他们通过收音机打电话给我,从未回复过。四个人冲了过来把我抱了出去。

我觉得我的整个身体都麻木了,声音非常小,嘴巴也不宽。在被解除后,我被送去了一辆120救护车,急诊医生立即给我输液。被送往奉贤区中心医院后,我的腿突然收缩,医生说这是严重塌陷的紧急症状。然而,既然身体仍然有些酸痛,那就不再是问题了。

事实上,除了我之外,很多球员都有中暑的症状。我们的中队方嘉良和滕安也遭受了中暑。他们在120辆救护车上注入并吸收了氧气。除了中暑,许多兄弟因为长时间的战斗,皮肤瘙痒,过敏和良好而一直在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