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崛起:为什么95后一代,推动百家美妆国牌增速超10倍?

的地铁,都时不时会有身着汉服的年轻人穿梭在穿着现代服饰的路人之间。他们有的一袭青衣罗衫,有的身着赤色长衫,配上流云飞袖和刺绣花纹,气定神闲地喝着可乐、刷着手机,让人恍然间有时空错乱之感。

96年的女孩雅颜就是其中一员,她告诉投中网,他们把穿汉服的称为“同袍”,取自《诗经秦风》“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从大一就喜欢上汉服的她,亲眼见证了汉服越来越火,快速出圈。

每次在街上遇见同袍,雅颜说,常常相视一笑,心中欢喜。事实上,推动汉服潮水的,不是中年人,而是无数像雅颜一样的年轻人。2017年的汉服同胞问卷显示,汉服消费者的平均年龄为21岁,其中16岁-24岁的消费者占总数的80%。

联名如今已成为打造国货潮牌的时髦手法。它可以提升品牌调性,例如完美日记与大英博物馆联名,推出了16色眼影盘“幻想家”,设计灵感来源于文艺复兴时期马约里卡陶盘,主推打破束缚、纵情爱与表达的概念,而这样一盒高大上的眼影竟然只卖一百多元,还有优惠可以领,年轻女孩们难免趋之若鹜。

联名还是品牌之间相互借力的方式,通过合力打造影响力、丰富品牌内涵。其中教科书级别的联名是国外品牌LV和Supreme的合作,LV借助Supreme提升自己品牌的时髦度,而Supreme借助LV拉高自身的品牌定位,不但联名款一件难求,也实现了品牌之间的共赢。

光靠联名可以抢一时的噱头,想要打造有持久生命力的国潮品牌绝非如此简单。大众品牌的时代已经逐渐远去,小众品牌的兴起是大势所趋。安踏创始人丁世忠甚至认为,品牌战时代已经结束,想要领先,需要更加聚焦,占领细分品类。

以目标用户为中心,改造供应链和产研体系,打造有辨识度、有参与感、有情感共鸣的产品,注重数据的反馈,不断迭代产品,才能持续保持品牌价值。

安踏之前在生产流程上就有过于传统的问题,产品由鞋服商品中心研发,距离消费者太远。安踏此前向媒体表示,公司经历了痛苦的架构调整,推进品类制,建立了篮球、跑步、综训、运动生活四大品类事业部,每个事业部都要泡在虎扑、微博、贴吧上去看消费者的反馈,这才形成了缩短生产周期、能轻快响应需求端诉求的产研流程。

广告符号学家朱迪斯威廉姆森曾说过:“人们通过他们所消费的东西而被辨认”。这一点在年轻人对待国潮消费上体现得愈发鲜明。多位分析人士向投中网表达了相似的观察结论:以95后、00后为代表的新人群在消费中是更为“精明”的一代,对于消耗性产品,他们更看重性价比;而对于和情感和附加价值高的消费,他们则看重品牌理念、看重消费体验。很多场景下,年轻人今天买的不再是一件T恤,或是一支口红,更是附着在上面的圈层归属、情感诉求、价值认同。

新人群的特点,制造业的成熟、渠道的变迁都给了国有品牌弯道超车的好时机,特别是在“美业”,例如美妆、鞋品、服饰领域有大规模诞生新品牌的机会。目前的国潮或许只是星星之火,当想到化妆品,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者想到的不仅是兰蔻香奈儿,还有国货美妆时;当潮人们买鞋的第一选择不再是耐克阿迪,而是中国品牌时,民族品牌的复兴才真正开始燎原。(文/雪颖 来源/投中网)

(文中提及采访对象王林为化名)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