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中科大少年班支撑着中国AI?

11a1a5a4847d4e449a44f0dca5e0b993

在企业,国家和地区开发的人工智能(AI)领域,中国科技大学初级学院的人才支持着中国的发展。在自动驾驶发展领域,中国领导百度的领导者张雅琴来自初级班。他于1978年进入初级班,当时他才12岁。后来他去了哈佛大学和其他在美国的高级研究。 2014年,他从微软的中国业务转移到了百度。

阿里巴巴集团阿里巴巴集团人工智能的首席科学家万里也来自少年班。他于1992年进入初级班,14岁,然后进入芝加哥大学研究生院学习,在小发猫和谷歌等公司工作,并于2013年进入阿里巴巴。他一直致力于开发多年来使用AI的云服务,并于2019年6月宣布离开阿里巴巴。

最近,作为开发人工智能半导体的初创公司Cambrian Technology的首席执行官陈天实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2001年,他进入16岁的少年班,然后进入中国科学院。 2016年,他与少年班的弟弟一起创办了寒武纪。

寒武纪是“寒武纪时期”的中文译本。一亿年前,地球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生物,被称为“寒武纪生命爆炸”。该公司致力于通过人工智能创造与寒武纪生命爆炸相媲美的技术创新。目前,Cambrian Technology已开始为阿里云服务的AI提供半导体,并为华为公司生产的智能手机半导体提供尖端技术。

除了上述三人外,中国科技大学初级学院还培养了许多知名公司。

在中国,有一种声音要求尽快培养人才。在邓小平的推动下,中国科技大学初级学院成立于1978年。

到目前为止,中国科技大学初级学院已培养了约4000名毕业生,引领了企业,学校和政府之间的合作。除了寒武纪之外,科技大学还培养了100多家高科技公司,其中包括被认为拥有世界顶级AI语音识别技术的Keda Xunfei。

当作者于6月访问中国科技大学时,许多学生表示他们“希望在美国学习并学习新知识”。在日本留学的中国科技大学第一任校长郭沫若鼓励学生到国外学习。这种传统仍然存在。一个少年班的IT业务主管指出,“创造力源于国际交流。”

在中国和美国争夺高科技主导地位的背景下,日本的存在感越来越弱。在日本,跳跃等级的人才教育发展缓慢,在美国学习的学生人数也在减少。日本面临着巨大的问题。